那场轰动医疗圈的“互殴事件”,过去300天了,阿宝还是那个阿宝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6-04 08:23浏览量:104

5.29日,烧伤超人阿宝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和关心的朋友汇报一下:

去年八月在门诊被人打伤,致手指骨折。事件在警方调解下,鉴于对方反复赔礼道歉,男方母亲双目失明,女方怀有身孕,其境况可悯,最终同意予以刑事谅解。赔偿金原来谈定十万,对方家庭困难,凑了八万后,剩余两万难以筹集,恳求剩余两万分期付款。经过考虑,将这两万赔偿金予以减免。昨天收到的八万元赔偿金,一半捐给9958贫困烧伤儿童,一半捐给中国公安民警英烈基金。以上捐赠均已完成。

感谢院领导和诸位朋友的关心爱护。


八万不算是小数目了,尤其是对于前几天还在朋友圈抱怨“凑不齐孩子补课费”的他而言。但他没留。


这带着一个医生的屈辱与倔强与血泪的8万块,

一半捐给了他多次去义诊的烧伤儿童救助组织;

一半捐给了他真心敬佩的警察英烈家属。





“烧伤超人阿宝”是个十分不讨喜的角色。


中国人的特点向来是讲究圆润的处世之道,讲究花轿大家抬,别人搭台子唱戏,你给捧个场,别人唱不下去了,你得帮个腔。


可他偏不。


此人呈现在网络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嘴毒。


一方面表现在此人向来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从不藏着掖着;

一方面表现在此人骂起人来一针见血不留情面且喋喋不休得理不饶人。


所以他活该的罪了不少人。


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85年医改,政府决定“给政策不给钱”将医院推向市场,是公立医院“逐利”的开端。


这三十余年来,公立医院逐利的弊端逐渐暴露,市场的选择导致基层医疗萎缩,大量患者涌入三甲,造成了看病“相对难”;同时,由于逐利机制的存在,造成了医患不信任的深层次根源。


但是这些问题,大家不说,因为说了不好解决。


所以我们不提85年医改,我们不提政府的“只给政策不给钱”,我们只强调公立医院要保持其公益性。这样,在国家政策下自负盈亏的医院,盈利,就这么水到渠成的成了他的原罪。


但你没处说理去。


公立医院回归公益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医患矛盾日益加剧,专家们还得找个“理由”吧——这个理由就是“中国的医生不会同患者沟通”。


所以,就有一群早已脱离临床甚至从未在临床待过的人,凭空臆想出许多情节来教给一线医生如何同患者沟通。


他们因为医生没有站起身来微笑迎接患者并目送患者离开而指责医生态度冷漠,大声疾呼,他们等了三个小时,你们用了五分钟就把他们打发了,态度还这么冰冷——他们从来不会考虑,按照他们的要求,病人怕是要等三十天才能排上队。

 

这些所谓的人文表面上讲宽容,讲理解,背后却能把人咬碎嚼烂,骨头都不剩。


那些讲人文的学者,西装革履站在镁光灯环绕的讲台上,一边接受鲜花与赞美,一边指责别人不够宽容以忍受咒骂;

那些讲沟通技巧的人,温文尔雅身居管理层,一边接受彬彬有礼的问候与奉承,一边指导别人怎么与最不讲理的人沟通;

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枯瘦如柴难民,怜悯的问:何不食肉糜?


但他们深受医院管理者的欢迎,在一次次的演讲中,不论是患者还是医生都被强行灌输了这样一个观念——医生应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谦恭的姿态面对患者,不然就是没医德的表现。


虽然我实在无法理解,哪个国家的医德要求医生丢弃尊严微笑面对侮辱谩骂。


但在中国,大家似乎都主动或是被动的接受了这一点。“中国式医学人文”——杀人诛心。


但偏偏就有人逆向而行,坚持“还医者以尊严”。


正如此事,他本人说:


之所以宁可捐了也要对方赔偿,因为我认为:这世上没有去医院把医生打一顿然后说句我很穷就可以免于惩罚的道理。这种行为一定要惩罚,要惩罚到对方心疼到彻底吸取教训为止。



——————我是分割线——————————

岛主不知如何评价此事。转一段朋友圈的评价:


一个医生在门诊被人打伤,致手指骨折。


鉴于对方反复赔礼道歉,男方母亲双目失明,女方怀有身孕,其境况可悯,最终同意予以刑事谅解。


赔偿金原来谈定十万,


对方家庭困难,凑了八万后,剩余两万难以筹集,恳求剩余两万分期付款。


经过考虑,将这两万赔偿金予以减免!!!


昨天收到的八万元赔偿金,


一半捐给9958贫困烧伤儿童,


一半捐给中国公安民警英烈基金。以上捐赠均已完成。


一个人不远万里自费去义诊,


这个人叫宁方刚【烧伤超人阿宝】。


那些批评他的人,感谢你帮助他。

那些支持他的人,感谢你相信他。

那些憎恨他的人,感谢你正视他。


但,那些诋毁他的人,关于他做的这些——


你能吗!你敢吗!你会吗!呸!


本文来源:转化医学专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