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健康报】演员肥龙:手术减肥实录(之二)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8-04-25 08:13浏览量:578


□首席记者 刘永生 通讯员 陈燕 


胖人的喜怒哀乐,普通人想也想不到。“超级大胖子”肥龙,饱尝各种减肥失败的挫折,面临肥胖带来的疾病困扰。4月15日,肥龙在郑州市二院接受了减肥手术——“胃旁路手术”。他希望这次手术能为他的减肥之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肥胖是一个泥潭, 我一直深陷其中”


近十年来,肥龙去过很多减肥机构,试过很多减肥方法,但是“屡减屡败”。每次减肥过后几个月,体重又反弹回来,挫败感一次又一次打击着肥龙。到29岁时,他完全丧失信心了。

肥龙说:“于我而言,肥胖是一个泥潭,我一直深陷在这个泥潭里,现在竟发现无法自拔。”

郑州市二院“暨南大学国际减重中心郑州分中心”的张光辉医生,是肥龙的管床医生。张光辉医生说,胖人看起来很有喜感,但在生活中,他们饱受肥胖的折磨。一次次减重失败,让他们饱受打击。面对美食,他们无限纠结。


“胖成这个样子, 还能活到老吗?”


去年拍戏时,肥龙突然感到头晕不适,随后的检查结果显示,他患上了高血压,这是肥胖发出的第一个警告信号。肥龙入院后,做了细致的检查,发现了更多的问题。他的肥胖,用医学指标衡量,叫“超级肥胖”。他还有重度脂肪肝、高血压性心脏病,餐后血糖也高于正常水平。

肥龙的父母均为糖尿病患者,他母亲的糖尿病史已有20多年,目前已出现并发症,波及一只眼睛的视力。医生们推测,肥龙患糖尿病的概率也很大。

手术,做还是不做?肥龙和自己的老朋友贾魁博商量。肥龙担心:老了有并发症怎么办?贾魁博反问:“胖成这样子,还能活到老吗?”这句话让肥龙心中一震。


胖人的喜怒哀乐 我们无法想象


肥龙有两位胖胖艺术团的“胖友”,一位是贾魁博,一位是王钰。他们和肥龙有10年的交情,他们都对肥胖有着切肤之痛。

贾魁博减重前450斤,上楼时,每上两层要歇一歇,心跳加快,大口喘气,感觉吸不进气。睡觉是最难受的,半夜会被憋醒,要开着窗户睡,憋醒了要把头探到窗外猛吸一口气。最后,只能坐着睡。在减重前,贾魁博的膝关节和腰椎特别疼,走一段路,就想歇一会儿,以减轻关节的痛苦。

王钰减重前268斤,到医院检查餐后血糖是21,这是非常高的数值。看到这个报告时,王钰吓了一跳。

几年前,贾魁博、王钰都做了“胃旁路手术”减重,看到自己朋友的真实变化,肥龙对这个手术增强了信心。


手术结束3小时后 肥龙可以下床


4月15日,肥龙在郑州市二院接受了王存川教授主刀的减肥手术——“精准胃旁路手术”。

4月19日,记者再次到郑州市二院病房楼,探访4天前刚刚做完手术的肥龙。在管床医生张光辉的带领下,我们静静地进入肥龙的病房。见我们来,肥龙放下手机,跃身坐起,精神抖擞地给我们让座,然后讲起自己的手术经历……

4月15日上午7点半,肥龙在亲友的陪伴下进入手术室,直到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他一直无法放松心情。麻醉师走到他身边,指导他调整呼吸,两次深呼吸过后,麻醉药已发挥作用。

肥龙描述:“只觉得像是睡了一觉,还没来得及做梦。”当听到王存川教授连连呼唤他:“好了,结束了,可以起来了。”他迷茫地睁开双眼。他哪里知道,在他双眼一闭一睁之间,四个钟头已经过去,手术很顺利。手术结束3小时后,肥龙可以下床,看着他活动自如,亲友们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关于“胃旁路手术” 有这样一组数据


当天,在肥龙做完手术之后,还有4位胖友接受了同样的“精准胃旁路手术”。

8年来,郑州市二院与暨南大学王存川教授减重团队开展此项技术,目前已有百余位患者在郑州市二院接受了此类手术。王存川教授作为减重学科的权威,在这一课题上悉心研究18年。18年来,已成功为1500例肥胖患者开展手术。

人们最关心的是:手术真的能帮助肥龙成功减肥吗?手术减重的原理是什么?手术后肥龙的减重效果如何?我们会在后面做持续追踪报道,敬请关注。



本文来源:大河健康报

http://newpaper.dahe.cn/dhjkb/html/2018-04/24/content_2405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