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再派65人援鄂!接管重症病区,上前线“打硬仗”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2-21 14:53浏览量:797

2月21日,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再派一支65人医疗队增援武汉。截止目前,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累计输送89名医疗人才驰援武汉。上午12时,暨南大学党委书记林如鹏、校长宋献中参加出征仪式,为即将奔赴前线的医护人员送行。



医院院长徐安定在出征仪式上赞扬援鄂医护人员是英雄,但他嘱咐他们一定要安全归来,他说:“我们绝不要英雄的雕像,我们一定要你们平安回来!”


医院院长徐安定在出征仪式上赞扬援鄂医护人员是英雄,但他嘱咐他们一定要安全归来,他说:“我们绝不要英雄的雕像,我们一定要你们平安回来!”



本次第三批医疗队伍由17位医生和48位护士组成,他们分别是:


医 生





护 士


其中,医院医务部主任许典双任领队,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尹海燕任队长。医疗队抵达武汉接受一系列培训后,将与其他医院合作接管一重症病区,为武汉的兄弟医院提供帮助。


领队许典双表示,之前送走第一二批驰援同事时略显匆忙,极度渴望能上前线并肩作战。“如今真的要出发了,就像备战许久的战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但同时也不乏压力,毕竟队伍庞大,工作与生活全部需要部署到位,更重要是将队员们毫发无损地带回来,这两天一直思考着,睡眠也受到影响。”家里人对许典双很支持,83岁的父亲以前也是医生,听了驰援武汉的事,老人家立马说:“很好啊,去帮助更多的人!”


三天前,队长尹海燕接到通知将作为队长上前线“打硬仗”,接管一个重症病区,第一反应是:有压力。但转念一想:确实应该我去。“我是党员,有着丰富的重症患者救治经验。几周前除了向医院递交了请战书,还得到医院批准,前往隔离病房工作,收治那些待排隔离观察的病人,已经累积很多宝贵经验。只要国家有需要,医院有需要,我都会毫不犹豫到前线!”去到武汉后,尹海燕的主要任务是:一是梳理救治流程让其更加合理,二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全力保护队员的安全。




左:即将出征湖北的医护人员集中注射药物 ,以提高他们的免疫力。

右:印满队员手印的请战书。




增援队队员孟珩医生在疫情发生后,第一时间递交请战书,志愿加入抗疫,这次驰援武汉也是立志要打赢这场战疫。母亲年迈,孟珩将母亲送到哥哥住处,不敢告知,怕她忧心忡忡,思儿心切。孩子还小,驰援武汉的决定只是和妻子及舅舅沟通。“舅舅是医生,会更容易理解我的想法。我想,等孩子长大了,肯定也会明白和理解我的决定,也会为我骄傲的。”


90后护士张雁飞长相甜美,性格直爽。春节期间请战进入隔离病房参与抗疫护理工作前,剪成时下最流行的“小男孩头”,还发了条朋友圈:“17岁开始就没剪过短发的我,的确有点帅。”受命战江城,必能驱病疫,张雁飞很有信心:“在医院隔离病区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去到武汉就是换了一个工作地点而已,我们一定能平安回来的。至于担心,我可能比较担心我家里面的四只喵星人吧,我把它们托付给住在楼上的同事,希望回来时,四只猫咪都还认得我。”



除了护目镜、防护服、消毒凝胶、消毒片等工作必备医疗用品外,医院还细心地为队员准备了衣架、暖宝宝、洗手液、女性卫生用品、一次性内裤等生活用品,奶粉、坚果、饼干等食品,药剂科为前线同事打包好的各类常用药品……



出发前,他们集体换发型


本次出征前,医护人员特意剪短了头发,以便更好地开展医护工作。换上新发型的他们,一样潇洒美丽。



这些数字有些特别


35% 与 18%:增援队伍中有党员23人,占比超过整支队伍的35%;与此同时,增员队伍中还有共青团员12人,占比超过整支队伍的18%。


52岁 与 23岁:队伍中年龄最大的是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马洪明医生,今年52岁;刚满23岁的护士钟伟敏和谢茹是整支队伍年龄最小的两位。


2位: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增援队伍中包含2位精神医学科医生,为前线患者及医生提供最全面的心理健康保障。


他们的名字

值得被记住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除夕夜,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9位医护人员连夜赴武汉支援。他们是: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吴义、主治医师陈丽,感染科副主任医师李敏然、护师曾冬玉,感染控制办公室主任陈祖辉,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汪志刚、主管护师单妙航,神经外科主管护师吴金玲,心血管内科主管护师李文英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2月18日,第二批15人暨南大学援鄂天使出征,他们是:麻醉科主任医师王昊,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黄志宏,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边宁,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王琴琴,感染科住院医师李锦忠,急诊科护师袁汀胡慧中,ICU主管护师吕伟涛与护师管贤丽李简玲,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护师雷艳秀李婷,神经内科护师邵新梅,以及胸外科主管护师洪彩梅、血液内科主管护师王春丽



今天,暨南大学第三批65人医疗队出发

至此,前线的89名暨南人

成为我们内心最深切的牵挂

请万万保重,我们等你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