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仝小林院士解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治疗方案
编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02-10 16:05浏览量:136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27日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要求各地卫生健康委和中医药管理部门参照执行,并要求各有关医疗机构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加强中西医结合,建立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促进医疗救治取得良好效果。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当属“寒湿(瘟)疫”


   “搞清楚病的性质非常重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当属‘寒湿(瘟)疫’,是感受寒湿疫毒而发病。”仝小林说,“我们除夕那天晚上到武汉时就是阴雨连绵,查资料发现武汉12月份也是阴雨绵绵,一月份以来差不多连续16天都是小雨,湿气非常重。我们在武汉金银潭医院等医院对患者发病情况、发病时的症状情况以及病情演变、舌苔和脉象的变化进行了详细诊察,发现无论是住在ICU的危重症病人,还是普通病房的轻症患者,不管舌苔偏黄还是偏白,总的呈现厚腻腐苔,湿浊之象非常重。”

 

 《黄帝内经》曰:“察色按脉,先别阴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病性上属于阴病,是以伤阳为主线。从病位即邪气攻击的脏腑来看,主要是肺和脾,所以在治法上,一定是针对寒和湿,治疗寒邪,要温散、透邪,用辛温解表之法,治疗湿邪,要芳香避秽化浊,这是一个大的原则。”仝小林说。


 通过问诊,专家组发现大多数患者有脾胃症状,而且非常典型,如周身倦怠乏力,食欲不好,恶心、呕吐,脘痞胀满,腹泻或便秘等。


  “治疗时要注意调理脾胃。应该注意的是,患者体质、年龄、基础病不同,感染疫戾之气有轻重之分,证候可以有所差别。但万变不离其宗,伤阳为其主线。”仝小林表示。


居家医学观察病人也有了中医治疗方案


  新一版中医治疗方案明确将临床治疗分为4个阶段,即初期“寒湿郁肺”、中期“疫毒闭肺”、重症期“内闭外脱”、恢复期“肺脾气虚”,不同阶段有不同的临床表现和推荐处方、推荐剂量。


  以初期的临床治疗为例,方案列出了“临床表现”:恶寒发热或无热,干咳,咽干,倦怠乏力,胸闷,脘痞,或呕恶,便溏。舌质淡或淡红,苔白腻,脉濡。方案还给出了推荐处方。


  “各地可根据病情、当地气候特点以及不同体质等情况,参照方案进行辨证诊治。”仝小林说,“凡是武汉输出的病人,与武汉当地病人治法基本相同。对无武汉病人接触史的患者,可以根据当地情况,因时、因地、因人制宜,制定适宜的治法和方药。”


 新一版中医治疗方案覆盖了居家医学观察病人、发热门诊病人、急诊留观病人及住院病人——考虑到居家医学观察的病人很多,方案专门确立了医学观察期和治疗方案:对临床表现“乏力伴胃肠不适”的,可服用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对“乏力伴发热”的,可服用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防风通圣丸(颗粒)。


 “居家医学观察的病人,在社区医生、门诊医生指导下就可以用药。”仝小林提醒,应慎用苦寒药,患者饮食要避免寒凉,食用温热饮食。


“我对未来有信心”


 自古以来,中医药在防治瘟疫上就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3年,SARS袭击北京,时任中日友好医院中医糖尿病科主任的仝小林成为医院SARS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组长,和同事一起诊治了200多例患者。他们系统总结SARS发病特点、中医分期及证候规律,创制了“SARS-肺毒疫四期八方”的辨治方案,其中11例纯中药治疗的经验写进世界卫生组织《中西医结合治疗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临床试验》报告。

 

 谈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诊疗,这位中科院院士说:“我对未来有信心。”

 

 “部分患者以乏力起病,一周左右也未见发热,同时伴有轻度咳嗽胸闷、食欲不振、胃肠道不适等,拍片后肺部出现毛玻璃样改变。这些自始至终没有发热症状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在防控上容易放松警惕,要引起高度重视。”仝小林呼吁。


 谈及对普通人的建议,仝小林说,除了服用中药,中医还有一些简单的治疗方法可以试用,如艾灸神阙、关元、气海、胃脘、足三里等穴位,可以温阳散寒除湿、调理脾胃,提高免疫功能。




(转自新华社专访)